我是一只熊抱

一个很老很老的梗 01

ooc严重
私设众多
自家审神者,画风清奇,不喜求勿喷
审神者有自带一只神奇(?)的狼(?)
————————————————————————————————————————
wtf……
审神者如是想道。

她严重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审神者指着自己头顶的一对狐狸耳,死死瞪着站在对面桌子上瑟瑟发抖的狐之助:“你再说一遍?”

狐之助:嚶嚶嚶好可怕(๑ १д१)……

咳,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上午十点,
今日近侍长谷部准时站在审神者的房间门口敲门,打算叫醒每天不过这个点死活不起床的审神者洗漱洗漱下去吃午饭的时候,平日里总能听到些许动静的房间里许久都没有反应,
一片死寂。

吓的极其熟悉自家主上生物钟的hsb君以为这个极不让刀们省心审神者昨天半夜又搞了什么事,导致又下不了床(想歪的去面壁)

毕竟对于前几次审神者差点没把自己搞死,气息奄奄地在本丸修养把个月才缓过来的事件,刀男们都还是有心理阴影的。

更何况今天是长·真主厨·谷·梦幻机动·部,撞到了这个类似事件。

结果今天的刀剑男士们目睹了一股紫色旋风以一种快到重影的速度冲进了栗田口的部屋,惊的房檐下端坐着喝茶的两位老人家还以为自己年纪太大看东西都出现了问题。

一帮短刀们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股闯入的迷之旋风就卷走了在屋中配置新药的栗田口第二大家长和正与小老虎们欢快玩耍(雾)的审神者的爱狼。

吓的栗田口的长兄反射性地提刀就追。

一路冲到了本丸二楼,审神者的房间门口。

在一期一振和长谷部一言不合就要拔刀互怼时,在极快反应过来的药研催促着本丸内唯一能开开审神者房门禁制的狼开门的时,在本丸的其他几振刀剑赶来手忙脚乱的劝架时,一直紧紧闭着的房门被刷的拉开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啧。

审神者顶着一头乱毛,以一种死寂的眼神环视了一圈自她拉开门之后就以诡异的姿势暂停下来的付丧神们。

“我大概是得了绝症。”审神者指着自己头上长出的两团,面色沉痛地开口道。

……
……
咳,我们回到开头。

“大人别愁眉苦脸的啦,”烛台切光忠安抚性地递给审神者一盘甜点“这样可不够帅气哦~”

“我一女生要啥帅气啊……”接过烛台切递来的甜点,审神者极为罕见的没有直接开吃,而是有些无精打采地吐槽。

“大人您也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女孩子啊,”歌仙兼定在一旁无奈地开口,“刚刚狐之助可是哭着跑掉了。”

审神者暴击+1
噗!感觉血条都下降了好多。。。。

“大人别担心啊,”药研推了推眼镜“狐之助给的通知里面都有写,只是编制出了些问题,过几天就能恢复了。”

“唉~”审神者叹了口气,一脸绝望表情靠在了一脸嫌弃的狼身上:“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并不高兴。”

一边闭目养神的江雪左文子瞥了她一眼,看着脸上仿佛写着大大两个绝望的字,连长出的一对毛绒绒的狐狸耳朵,都有些低落地垂下来的自家主上。终是打消了想要说教的念头,默默地数起了手中的佛珠。

“¬_¬`……我说…”
“怎么了大人?”
“虽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但我并不是狐狸哦。”
“嗯!我们知道呀!”
“那你们从刚刚开始一直拿个逗猫棒在我眼前晃是几个意思嘛!而且就算是我也是狐狸啊!不要把我当猫啊摔!”小天使你们不爱我了嘤嘤嘤QAQ,连小夜都这样了一定是鹤丸的锅!

远征中的鹤丸:怎么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
其实这个本丸是个黑暗本丸的设定,然而,写着写着,人设就崩了。
刀子们:鬼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狐之助:这又不是伦家的锅,为什么要伦家背嘤嘤嘤QAQ